內容來自sina新聞

第七屆房教中國地產人年會(八)

?主持人:謝謝!下面是今天是“跨界發展”的對話,邀請幾位嘉賓一起上臺分享。

邀請中國房地產策劃師聯誼會執行主席梁上燕女士

依文企業及董事長兼太極禪CEO夏華女士

正大中國房地產集團有限公司總裁滕維方

易居中國執行總裁、樂居控股CEO賀寅宇

華誼啟明東方總裁馬克

釣魚臺美高梅酒店集團副總經理劉亞寧

同時邀請地產中國總經理謝紅玲一起上臺主持。



謝紅玲:非常高興今天能來到房教中國的跨界發展的對話當中,受邀擔任主持人,也非常榮幸和臺上的幾位討論跨界發展這個話題。

其實跨界並不新,從我們房地產引入跨界營銷這個動作、跨界傳播已經有10年瞭,而且最早提出跨界的就是我們的梁老師,其實跨界是一個全產業的現象,而且現 在已經在往更高的一個形態,也就是產業融合發展瞭,所以我想在座各位對這個應該都非常有體會,而且我們在座的各位自己本身也是從自己個人的這個從業經歷跨 行業、多行業來的。

我想以我們依文的夏總為例,夏總是大名人,她從大學教育口到瞭服裝也,今天早上太極禪又是她創造的,所以我想大傢一定對我們在座各位的經歷特別感興趣,是不是也把自己的跨界經歷先跟大傢介紹一下。

夏華:我首先更正一下主持人,因為中國政法大學的老師我教瞭五年的法學,那個時候還是下海創業,不叫跨界,我出來創建依文企業集團,走進瞭中國的時尚產 業。應該說到今年的年底是20年,我們11月份剛剛開過20年的生日慶典,這些年應該說中國的近百萬的社會精英階層成為我們的VIP,這點是我特別自豪 的,因為確實我很自豪,從倫敦奧運會代表中國品牌的那場秀,也是柳傳志、馬雲、俞敏洪第一次做模特把他們的首秀獻給瞭中國品牌,這麼多年都是我們的客戶一 路走來。所以依文做服裝這20年真的是非常別致的方式,尤其男裝,大傢經常說我是最懂男人的女人,其實走進男人的生活,讓他以最優雅的姿態出現他在他成功 的舞臺上。

但是太極禪這個事,為什麼說更正一下主持人,是這個世界上兩個最特別的人他們創建瞭太極禪找到瞭我,一個是昨天在達沃斯又驚天動地的小個子馬雲,一個是確 實能夠代表中國太極禪的一個標桿性人物功夫巨星的李連傑,因為很多年他們就有一個我很感動的夢想,我覺得中國這一代人如果最後隻留下點財富、隻留下點錢、 隻留下一點我們的作品,而沒把老祖宗留下的那些最瞭不起的東西留給我們的下一代,他覺得一輩子是一個遺憾。所以他們倆真的是發心的去做瞭太極禪這樣一個事 業,從小學、從孩子、從武術學院,一直到企業傢的生活,到所有的現在包括Facebook,很多全球大企業,都用一個中國老祖宗留下最好的健康、快樂、平 衡這樣的一個生活方式,來教會給員工、教會管理層、教會企業傢如何產生大智慧。

從阿裡的IPO一直到昨天為止,馬雲在任何的場合裡講話,隻要談到阿裡的文化,隻要談到生命智慧,他都說這是太極,所以三年前我作為第三個合夥人加入產事 業。我自己的一個小小夢想做的,為什麼跟上燕這樣一個碰撞,我今天來到瞭一個看似完全不搭界的論壇來,就是因為我們堅持瞭10年的中國手工藝,就是把大山 裡的在現代文明迅速發展過程中迅速消失瞭的那些瞭不起的中國美學的文明,一點點搶救出來,從10年前我開始做搶救這些老的手工藝人和工匠,真的不容易,真 的就像大傢喜歡看的。所以我今天上午因為在一個論壇致辭,那個論壇叫“說人話”,那個論壇名字就叫“新媒體,說人話”,為什麼我在這兒更想說點人話?因為 說人話就說點實話,因為這個事是出力不討好的事,所以我當時去做的隻有真的很生氣。我們快速進發的這樣一個快速的現代旅景點的形成就把古老的文明消失掉 瞭,看似我們真正的在那裡投瞭錢幹瞭事,但是別忘瞭那些最有價值的夠我們受用一輩子的老祖宗的那些美學文明就那樣消失瞭,很多老人傢寧可賣冰棍、寧可炒瓜 子都比做手工藝值錢,那個時候我們花瞭大價錢想辦法讓他們有尊重感、被尊重感,想辦法讓他們把精力花在做作品上。

今天我可以特別自豪的告訴大傢,我們上千位的老藝人就這樣一點一點在我們的努力下現在變成瞭全球尊重的手工藝人,我把大山裡的文明帶到瞭巴西、米蘭、倫 敦,也把巴黎、米蘭、倫敦等一些品牌的主席都帶到瞭大山裡。我不僅僅做瞭搶救老的手工藝,我還在那裡去開發瞭手工藝術之旅,讓大傢以旅行的方式,讓中國的 企業傢走進中國的大山裡,這個東西我感謝上燕,她不是一個純粹拿土地做房子的心態,而是一個怎麼樣讓傳統文明和現代文明能夠同存於一個世界的心態。所以我 說真的就是這樣一個過程促成瞭這樣的一個。

我是覺得,就像《星際穿越》裡的電影,我前幾天發動瞭很多企業傢看電影,我從來不請企業傢看電影,因為他們看電影都沒有時間,天天忙傻瞭,天天焦慮互聯網 這個時代,我覺得剛才於總說瞭,互聯網的時代生怕自己站不到風口變不成豬,我覺得馬雲說的話也很有道理,風停瞭摔死瞭還是你。所以這個時候其實真的是要求 我們在焦躁的時刻想辦法平靜下來,找到自己的節奏。我覺得我們一直很難找到自己的節奏,大傢都跟著現代節奏走,今天上午的論壇我也很有感觸,馬佳佳他們天 天帶著屌絲的范兒,我覺得,你們是讓我們看到瞭明天,但是別忘瞭這個世界需要那些能創造凈價值的人,就是我們這麼一件事,用心做好瞭不焦慮的人。

所以我今天特別想說,無論太極禪也好,無論今天的各位老總,他們帶著對自然的敬畏和發心去做他們夢想中的那個地方的時候,我覺得其實有一點真的是值得敬意 的,就是這些人不僅為錢而工作,還為夢想而忙碌。所以我就想說,未來可能真的是像《星際穿越》電影開始的時候,碗都得扣過來,因為大風來瞭,滿天都是沙 塵,然後做個農民都做不成,因為那個土地都完蛋瞭,我們隻能想辦法帶著AB計劃到外星球尋找空間,我覺得這個時代特別好,這個時代真的應該看看這個電影, 想想我們的未來,我就希望太極禪能夠讓所有的人在你的焦慮緊張的時候松馳下來、平靜下來才有大智慧。

我希望所有的企業傢在談你的商業計劃的時候,也想想我們共同的未來,我們是不是還有一些好地方值得我們把時光存放在那兒,我們是不是還能在未來的時候讓我 們的孩子們真的是呼吸上幹凈的空氣、喝一口好的水,否則多大的夢想在大自然面前都是弱小的,我就這麼點心願,所以今天就來這兒說瞭說。

謝紅玲:謝謝夏總。我聽出來瞭,你不僅是跨界,不僅是多產業融合,你是融通瞭。剛才夏總談的時候一再的提到,我們梁老師梁上燕女士,您也談談,其實我們大 傢都清楚,是在10年前房地產界第一個把跨界營銷引入到我們行業來的,而且取得瞭巨大的市場成功。而今天10年後,梁老師已經上升到什麼樣的層面瞭,梁老 師自己跟大傢說說,而且剛才夏總提瞭一個非常好的頭,她說今天來先說點人話,其實我想咱再加一個要求,咱們說點心裡話。

梁上燕:夏總我們最早是在天津達沃斯論壇,我們剛好坐在旁邊,但是那個時候大傢就忙著聽一個課堂、兩個課堂、三個課堂,因為很難得聽到達沃斯。在貴州這一 年,我停下來三年,這一年我說停下世紀上比任何一年跑的多,光是南航都坐瞭100多次,我有一次機會到夏總的住所,因為她選擇瞭村,剛才看到我帶著無數的 藝術傢,希望他們跨界融合帶動我們當地。

我們跟夏總開始約見一面,很開心的暢談,因為我們有共同的追求。夏總的經歷過去幾年也許都不在她的男裝,她的精力就是一個村莊一個村莊去幫助,當地的村民 還不知道為啥你要來我這裡去幫我保護,為啥要把整條村變成手工藝的藝術村,我當時跟夏總講,我說明年等油菜花開的時候,讓世界的時裝展就在大地進行。這個 地方,我們以往是聽達沃斯,我們以前是要到去瑞士,為什麼中國不可以有自己的達沃斯論壇、瑞士最美的鄉村。其實今天來我聽瞭很多的話題,中國每一個省、每 一個地方都有它獨特的地脈、人脈和文脈,我很同意剛才劉總所說,我們現在雖然說以地產改型在發展,實際上是以旅遊的名義在拿土地,這樣我們就會重走30 年,雖然我們短短30年走瞭歐洲300年所走的城市化的發展歷程。但是我們不能得到尊敬,我們看到旅遊進口,現在大量的再出口,但是旅遊的指標其實在逆增 長的,如果未來的10年、20年世界會給中國機會,但我們擔心我們做出來的隻是像過去30年一樣隻是產品、產品,不是作品。

所以這3年來,我說我唯一做的義工就是策劃師聯誼會,希望不是幫助老板們從寶馬車、奧迪車不是變成勞斯萊斯、飛機,更多的是我們從策劃師最底層開始,幫助 每一位策劃師他每做的一個項目尊重你所做的地脈、人脈、文脈,站在世界的眼光去看。我希望我們未來做的產品,是真正被世界尊重的作品,用中國美的內在去影 響世界,而不是多瞭無數的財富、多瞭無數的產品。但是30年後,也許別人尊重的仍然是日本、非洲、印度,可能不是中國,我們現在未來的確是一個非常好的時 代,未來的10年正好是我們下一個黃金10年,如果用我們的智慧像今天所說的,是智慧發展,不是說從我們的質量到品質,用口去評說,但是未來應該是品位, 品位從精神實際和生活兩方面。

我說我今天不演講,但是我希望我請一幫朋友來,有一些跨界的思維,能把我們不同的產業進行融合。所以剛才滕總一直問我,梁總,我應該講什麼,其實你們是跨 界的鼻祖,比如釣魚臺的美高梅的劉總,因為他帶動的是文化最高級別的發展的融合。馬總,我們是從最早從服裝、時裝,無論是一天賣40億,其實我們都是以時 尚文化跟當地的藝脈文化融合,不僅不同的文化跨界聯姻,要有後代,融合之後才能產生新的產業,讓更多的人在這個平臺上得到最多的收獲。

最後一句話說,我希望未來中國的品牌應該從過去的商客文的方式,到文客商的改變。我們看到中國的產業很多很難像夏總一樣一做20年,更多是3年、5年就倒 瞭,為什麼?品牌、文化在底下,隨時就倒瞭,我們把金字塔倒過來看,如果把品牌設計先做好,以未來客戶真正的需要、世界的需要進行的話,包括環保,包括對 地球的保護等等,我們為客戶去需求,未來我們的商業在底下,這個三角是越做越大,可能是幾何形,給我們的回報會更大。所以我希望是從商客文到文客商的改 變,是我們的共識,希望我們將來面對世界、面對我們的子孫後代的時候可以很驕傲的說我們做的是作品,而不僅僅是產品。

謝紅玲:剛好是去年向梁老師學習的一年,所以我簡單說梁老師是從豪宅營銷到現在的旅遊度假地產的頂層設計,到文化、到旅遊多行業的跨度,也在致力於把這些多個行業進行融合,然後助力我們的旅遊地產這類的項目,能夠取得更大的成功,真正變成文旅,而不是旅遊地產。

剛才梁總也點瞭他朋友圈的幾個朋友,一個是我們美高梅酒店集團的劉總,一位是正大的滕總,兩位在我們地產圈亞寧總是第二次出現,上次是在我們地產中國的論 壇上在釣魚臺,這次也是第二次在地產圈出現,你個人是不是已經走過好幾各行業瞭,你們釣魚臺美高梅又是在幾個行業裡邊貫穿?有沒有像夏總那樣最後到穿 越。

劉亞寧:既然聊到這兒我就先聊聊自己,我其實經歷很簡單,大學畢業以後就被分配到外交部,後來到釣魚臺國賓館,去做外事工作,其實對我來講也是一份很好的 工作、很穩定,經常接待一些,外國元首,客人的素質各個方面都比較高,對我個人的發展也很好,還有機會去做外交官。但是後來為什麼我跑到釣魚臺美高梅酒店 集團瞭呢?坦白講我其實跟夏總一樣,我有一個夢,就是中國民族的夢。現在隨著中國越來越融入瞭世界經濟,從酒店來講,大傢可以身邊看到越來越多的世界級的 酒店品牌,跟大傢分享一個數據,現在頂級的世界的酒店管理集團如數到達中國,現在集團有將近70傢、高端品牌超過瞭100個,但是中國目前有哪個酒店品牌 說是世界級的,美國人知道、歐洲人知道、非洲人知道、澳洲人知道,大傢能說出來嗎?我想沒有。為什麼?我覺得並不是我們的實力不強,而是我們的發展比較 慢。我們改革開放30年,走過瞭歐洲的300年的路,我們這30年有的時候走的有點快瞭,我是特別希望大傢可以慢下來,跟苗總一樣,梁總跟我今天第一句話 就是燕子的腳步慢下來,這種慢是為瞭積淀,是為瞭今後的再發展,所以我就從釣魚臺到瞭釣魚臺美高梅酒店集團。

其實我們酒店集團其實跟我們地產是有息息相關的關系的,應該說中國酒店行業的發展跟中國地產行業的發展密不可分,沒有瞭地產行業酒店行業不會發展這麼快, 但是現在坦白講也面臨到困難瞭,新常態,今天上午我很仔細的聽瞭每位嘉賓的講話,有幾個詞我註意到瞭,新常態、轉型、跨界,我覺得這三個其實對於中國的酒 店行業同樣是有。剛才我跟謝總編講,我說你特別好的加上兩個字“融合”,跨界這個界是跨過去瞭,那是天堂還是地域啊?是蘋果還是毒藥啊?我們還要融合。

其實酒店行業,我舉一個小的例子,因為酒店行業和地產的聯系太密切瞭。一個小的例子,酒店品牌公寓住宅,我估計大傢都很熟悉,現在有很多,比如說凱悅開始 做自己的品牌,自己品牌的住宅,包括萬豪,萬豪公寓,包括我們,釣魚臺美高梅也做自己的品牌公寓。為什麼呢?因為我們看到瞭契機,剛才講我們要用專業的人 員去做專業的事,酒店是做服務的,既然我們可以為在這兒居住的三天、五天的客人服務,為什麼我們不可以把我們的住戶當成我們長期的客人,我們給他更尊貴的 服務。所以就不可避免我們有這種興趣,作為我們地產界來講,有很多也很歡迎我們。

舉一個很簡單的、很現實的東西,就是房價賣高瞭,我們現在在三亞做的一個項目,我們這期是第七期,比前六期房價沒有國際品牌酒店公寓高20%—25%的房 價。剛才萬科的朱總說到物業費,您沒說現在萬科物業費是多少錢,但是我們在三亞的項目我們的物業費是前六期的160%,現在北京還有一個項目也是一個國際 品牌的酒店管理費,到多少呢?每月29塊錢。我想這個數字是我們在傳統的思維過程中很難達到的,對於客人來講他為什麼願意花這麼高的溢價、交這麼高的物業 費,因為他們看中品牌的價值,他們看中品牌後面所賦予的東西。

我們項目的客人問的最多的兩個問題,第一,你們的酒店什麼時候建成?實在不好意思,我們的公寓已經基本賣瞭90%瞭,酒店還在建設中,客戶就關心瞭,說你 們酒店什麼時候建成?我們什麼時候能夠享受到酒店的服務?這是最關心的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問我們成為你們公寓的業主你們能夠給我們什麼樣的附加值?我 們說你成瞭我們公寓的業主,除瞭享受這個酒店所帶來的附加值以外,我們有連鎖的酒店,我們在成都、在三亞、在北京以後,包括我們美國、在澳門,以後在世界 上都會有我們的連鎖酒店。無論你當瞭我們一次業主,以後您到瞭其他地方,不管是出差或者是旅遊,你可以享受到我們的VIP待遇,所以客人也願意。

我其實舉的隻是一個很簡單的我們酒店和地產跨界融合的小例子,其實合作的方面還很多,我想我也希望以後,今天是第二次跟我們地產圈的精英大傢一起去探討一些問題,我也希望以後自己變成編外的地產人,以後有地產論壇我也希望自己能夠多多參加、多多學習。

謝紅玲:劉總把心裡話也說出來瞭,把繡球也拋出去瞭,他渴望和我們地產界融合,大傢借助他的品牌也能夠提升我們自己度假類酒店的品牌,同時提升我們的品 質,給我們業主更好的服務。在座剛才梁總一再提到的正大的滕總說我們談什麼,其實我偷偷看瞭一下正大的背景,尤其是近期,他們又進入到瞭山西,而且又瞄準 資源、又瞄準藥業,他們早就在跨界瞭,都在多產業、多元化發展瞭。

梁上燕:我可以這樣說,從今天早上這樣的會10年,因為謝總沒來,馬總我也對他這樣說,今天早上來的從房協會長到三個副會長、到秘書長,到所有老總,過去 10年我們這個會場裡最多握一下手,今天來瞭之後一直在握,我說怎麼這麼多人在。第二個,他們告訴我今天一千多人,很多進不來,我想這些年沒見過一個會場 到最後一排排都滿滿的,雖然這麼累,一天半下午跟著學太極,我剛開始也站在那裡學,所以滕總您放開瞭,大傢在那等著呢。

滕維方:你們都知道我們原來是養豬的和養雞的,正大集團到今年95周年,三代人的努力,我們原來是做飼料和農業,實際最早做泰國香米,大量種植水稻,在泰 國,所以跟房地產一直有一個根本的聯系,因為原來做稻米的地方現在基本那麼多年城市中心都擴展瞭。我們是一個多元化的集團,如果講我本人,我是學傳媒的, 也參與過《正大綜藝》的管理,大傢知道對正大一個知道養雞一個知道《正大綜藝》,實際上我們是第一傢外資進中國,也是最早進入房地產。我們是上海浦東的一 個開發商,說你們那麼好的地方怎麼配一個正大廣場,商業那麼多配一個正大商業,實際當時大傢商業都不願意做,都願意做酒店、做工業,湯臣一品也是我們開發 的。那個時候房地產就是房地產,還沒有商業。

我們後來多雲化發展,也有制藥,我們制藥在中國也做瞭20多年,做的很大,有商業制藥,我們有電信、有金融,包括金融我也負責過,現在也負責有地產。地產 我是這樣看,這兩方面實際本身是一定要人性化,過去我是出生在北京,我住的真的買個菜都困難,別說那時候生活條件很差,什麼都不方便,去醫院還得排隊。現 在要做一個綜合體,一定要考慮配套。我們最近入股瞭中信,其中有一個,作為7—11,這是以後大傢很大的一個發展,社區的,這個店非常方便,24小時,你 想吃什麼,熱個面,買個茶雞蛋,很多人不知道他茶雞蛋創造瞭契機,在臺灣賣個茶雞蛋一年銷售額8個億,所以社區方便,你傢樓下有一個7—11,你就非常的 方便便利,這就是最基本的。

當然我們還要說一個醫療,包括食品、物流的配送。我們現在在山東,還有在浙江、在寧波,我們有大量的土地開發,政府也希望我們做一些配套,你可以自己種 菜,做大棚,大傢都知道食品不安全,這邊可以大傢做一個合作社,你買瞭這個房子可以一兩畝自己來種,城裡人都喜歡到農村生活,我從小長在北京,我從小住高 樓,那時候高樓也就七八城,看的都是水泥建築,所以我特別渴望看到綠植、看到草地。包括和梁總是好朋友瞭,她做的我還沒去過,我說怎麼去,趕緊去。一定是 融合互補的,如果大傢生活在城瞭實際挺難受的。為什麼不願意在遠郊區,西方人都願意,因為配套不夠,所以一定要有好的,包括醫療。我們最近可能也要投一 個,我知道有一個很好的醫療機構,以後他們也會拓展到社區醫院,包括傢庭醫生這些方面,希望也跟大傢合作。

我們地產一直在做,我們以商業地產為例,實際我們很多地產商都是來配套的,我們有正大生活館,就是生活,甚至你可以打籃球、打羽毛球,你挑什麼樣的人來,自己做菜,傢裡覺得買菜有油煙很麻煩,在這個館裡可以一天24小時都在這裡生活。這是我基本的分享,謝謝!

謝紅玲:盡管我們時間比較短,還是想補充一個問題給我們的滕總,因為實際上在座裡邊你們的公司跨的行業是最多的,所以我想你一會兒再回答,讓別的嘉賓先把 前面的話題說完,但是我先提問您。在這麼多產業同步發展的時候,中間有沒有問題,因為我們知道一個行業的人他一定會多著深深的行業經營的烙印,當他去到其 他其實相隔很遠的,從最早養雞,到後來做商業,到做房地產,又到投資能源,到藥業等等,最難的是什麼,怎麼跨越過去呢?這個是我們今天這場論壇我覺得一定 要給到臺下嘉賓的一個經驗分享,這個問題一會兒您來回答。我們還有兩位嘉賓,就著我們這個大的跨界融合話題,他們講講自己企業的歷程。一位是我們的賀總, 一位是我們的馬總。

賀寅宇:其實我覺得我們今天這個論壇就是挺跨界的,來自於各個方面,我覺得跨界我們是這樣理解的,我覺得對於大多數我們的同學來講,跨界不是目的,跨界是 為瞭把我們的主營做得更好,就怕跨出去之後回不來,所以我覺得跨界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不忘初心,我們到底幹什麼。拿樂居來講其實我們也挺跨界的,大傢都知道 我們樂居是做互聯網媒體的,其實就是線上的事情,我們第一個房地產行業叫出瞭O2O電商的模式,我們從線上走到瞭線下,把線上也結合起來,那就是一種跨 界。

經過三、四年的時間,今天的電商已經完全成為瞭我們整個房地產行業標配的營銷模式,這個過程當中我們又做瞭很多跨界,比如說我們在去年房地產的金融,我們 為什麼要做金融?好像跟我們沒什麼太大關系。其實大傢可以看到我們很多的跨界是一脈相承的,因為原來我們做媒體的時候我們始終覺得我們有媒體影響力,但是 和營銷的結合還是不接地氣,有瞭電商之後實際上是可以跟效果掛鉤。既然電商能夠幫助我們的開發商能夠進行繼客、鎖客的功能,自然而然我們就會想到說,當這 個客戶已經到案場的時候我們怎麼轉化,這個時候金融自然而然就出現瞭。所以我們又有瞭金融平臺,我們的房金所。

比如我們去年也宣佈瞭和滴滴打車的合作,大傢可能覺得和我們是兩個行業,為什麼我們要和滴滴打車合作呢?其實跟我們的移動戰略是相關的,因為今天我們所有 的樓盤都在樂居上開通瞭樂居的服務號,你按一下樓盤就可以在滴滴打車瞭,這是跨界的延伸,其實我覺得跨界的核心是做好主營,這個上面做出價值,是我們非常 核心的理念。當然我覺得因為有瞭互聯網之後很多模式發生瞭變化,我們講不忘初心這句話可能會發生一點點變化,因為我們做傳統行業會非常清楚是說我做好產品 就可以,但是在我們的移動互聯網時代,不論是產品也好、服務也好,即便做的再好,但是你流通的通路發生瞭變化,你就在競爭的市場上可能會受到影響。

大傢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出租車滴滴打車的模型,大傢可以看到出租車的服務改變瞭嗎?沒有改變。但為什麼出租車的效率提高瞭?因為是移動互聯網帶來的點對 點的模式發生瞭變化,所以這一點我們可能面臨的在過去一年當中,所以我們整個行業面臨巨大的沖擊或者帶來的焦慮感來自於哪裡,是因為我們發現做生意的方式 發生瞭變化,原來是一種中心化的方式,現在變成瞭一種去中心化的模式。未來的商業會不會發生變化?未來的商業地產會不會發生變化?我覺得這些都有可能給我 們打上大大的問號。

上個禮拜我們作為世界O2O組織的發起成員,在北京國傢會議中心做瞭一次O2O的博覽會,來瞭2000多傢O2O的企業,覆蓋的子行業匪夷所思,有人可以 通過O2O的這個手機軟件幫你約美甲的,可以幫你剃頭的,可以幫你按摩的,可以幫你送飯的,可以幫你買菜的,層出不窮,其實背後的核心是什麼?是因為互聯 網的去中心化模式,使得我們產品和服務到達用戶的路徑縮短瞭,這是非常核心的一點。我們在年底的時候也在我們內部討論幾個體,我覺得有幾個原則是作為我們 做互聯網的企業也是一直在內部提醒我們團隊的。第一個,我們經常說到的是不要認為我們自己是做互聯網的所以我們就比別人多懂一點,我們其實要承認,在移動 互聯網發展的時候我們未知的領域要遠遠大於我們已知的領域。第二個,我們一直在跟我們的團隊講,我們可能比任何一個行業向移動互聯網轉型來得更加困難,為 什麼?因為我們帶著PC互聯網非常深刻的烙印,這種轉型可能會更難。第三個,我們也一直在我們團隊當中提出口號,要向90後學習,因為我們覺得90後的確 會給我們帶來一個完全全新的思路,因為這一代人是伴隨著手機長大的。所以這是我想在我們的過程當中想要分享給大傢的。

還有一點,關於互聯網思維,大傢都在談互聯網思維,從我們的判斷來講,或者說我們溝通的角度來講,我們更願意說的是什麼,更願意說的是,互聯網思維絕對不 是互聯網人的特權,是屬於每一個人的,而對於每一傢企業來講,應該是穿互聯網的鞋走自己的路。不錯,是現在關於O2O、關於移動互聯網風很大,但是關鍵是 看你怎麼樣利用這個風,你是為瞭坐上這個風口而坐上風口,就像剛才我們梁總講的那樣或者很多人講的那樣,你吹上哪陣風沒瞭掉下來一樣死。但是如果說你很好 的利用這場風的話,最後有一句話我就想說給我們在場所有的朋友,“好風憑借力,送我上春天”(音)。

馬克:我特別高興,今天我覺得所有在座各位都應該感謝房教中國,因為今天聽到瞭兩位中國企業界我心目中的女神,也是我說最有激情的,一個是最有時代性的, 一個是夏華姐,一個是上燕姐,這兩個人我都認識瞭將近10年到20年的時候瞭,應該說我們共同成長。我想先說兩句她們,我覺得你們跨界的環節請他們做訪談 嘉賓是非常重要的。

新聞來源http://bj.house.sina.com.cn/news/2015-01-24/18415964703341182496922.shtml

創作者介紹

iPhone,便宜貨,免費,勸敗 敗家,權限,玩具,知識,破解,系統優化,軟體分享,行車記錄器,行車紀錄器,行車記錄器比較,行車記錄器價錢,行車記錄器品牌,行車記錄器推薦排行,carscam,目擊者,dod,

Eratm9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